系统环境作战SEW

系统环境作战(System Environments Warfare)
是一种先进作战模式,将作战上升至全环境因素的对抗的层面。

系统环境作战模式强调系统性、全面性地争夺环境因素的控制权,充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环境因素与规律,使得自身处于有利环境,进而掌握优势,而对方处于不利的环境,以至丧失战斗力,从而达到军事目的。

系统环境作战统合了电磁环境、地球物理环境(包括气象与地理环境)、生态生化环境等诸多环境因素,涵盖侦查、战斗、通迅等各个方面,并使之成为统一的整体。

系统环境作战由观测、计算、干预和协同四个环节分组成。观测环节对各环境因素变量进行高精度的观测,以分析自然变化和敌人活并为计算和干预提供基础。依据计算环节对环境模型的构建,干预环节使用武器再内的多种途径干预环境以达目的;协同环节确保各单位协同运行。同时这四个环节也分别对应着系统环境作战的四大能力。系统环境作战也体现为这四大能力的竞争。

系统环境作战打破了传统环境作战(诸如电子战)和常规作战的界线,将双方的一切活动均纳入环境系统的考虑范围内,视军队的一切活动为环境操作。例如,将高爆武器的攻击视为一种利用高温、冲击波和破片环境,置敌方于不利中的环境操作手段。同时,系统环境作战也将战场中每一个单位,都视作系统环境战网络的一部分,具有环境的观测者、干预者和承受者三重角色,因而更重视各单位的协同运作。

系统环境作战的显著特点是对环境因素的系统化高度利用,这往往带来出人意料的表现。

其中最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攻防形式和手段的极大灵活与丰富。
攻击方面除了动能武器定制化、爆波武器精密化两大方面外,还包括能量武器和环境物理杀伤的更多应用,包括各类定向辐射、约束和瞬发等离子、空气窒息、电弧和诱导雷暴、微型人工地震,乃至电磁场裂解等。
防御则以联合气体环境防御最为普遍。联合气体环境防御利用气流、等离子和颗粒物构建无形的护盾,阻滞和偏转敌方投射体、吸收和散射能量射束,分导爆波达到无效化攻击的目的。

另一个表现是大量利用环境因素制造有利态势。操纵空气密度,制造我方无阻碍的环境、防碍敌人的移动和攻击;通电磁塑造和牵引镊,改造地型、撕毁建筑或是制造掩体,又或是向敌人掀起沙尘暴;利用激光和等离子在密林中排除伏击并烧出路径等等。

此外还表现为高度的整体协调性。例如动能武器引导网络系统。在系统环境作战中,动能武器引导网络系统将各具有气体、电磁场环境引导能力的单元编为网络,利用该网络对动能弹头提供再加速、引导、修正弹道等工作,以实现动能武器的高效利用。例如因为被拦截而丧失杀伤力的敌方弹头,其碎片经再加速和再引导后,可用于攻击敌方目标。有时这种协调会导致一些局部匪夷所思的现象,但根本上使得全局获得最优的效果。

系统环境作战对传统作战的巨大优势在于“全面覆盖特性”。这也被形象地比喻为“滴水不漏、无孔不入”或“无所不用打赢战争”。如果没有或只有不全面的系统环境作战意识,就会被充分利用环境系统作战的一方,利用环境因素致于死地。反过来如果不能确保攻击的时各个环境因素的稳定,攻击很可能毫无成效。同时系统环境作战具有可以抵消自然环境不对称优势的能力,对包括巷战等地型或环境“主场优势”有极强的克制能力。

但是另一方面,系统环境作战需要极高的技术水平和成系统体系的支持,这意味着极其高昂的各类成本。同时系统环境作战也在不断深入并延伸到更多环境领域,及时更新换代才能确保相关技术和装备的先进性。

系统环境作战一定程度上带有复杂系统科学思想,但事实上,严格意义上的复杂系统科学和复杂系统控制技术,是系统环境作战的充分不必要条件,系统环境作战本身并不强调对系统的完全掌握。不过,复杂系统控制技术确实可以将系统环境作战推向全新的高度。在某种情况下,可能是系统环境作战推动了复杂系统控制技术的发展。

@那柯 很好

相关概念

五大实体系统对抗领域:
电磁波-光学;
流体-声学和冲击波-空气和气像系统;
电场-电流-颗粒运动和构造-固态机械波-构造体和地理系统;
磁场-铁磁体动能运动;
化学和生物-化学反应-生态系统。

三大虚拟对抗领域:
信息、数据和网络;
能源和物质交换体系;
文化和心理。

占位符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