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惑土沃柑王献柑与安爹,安爹为甚喜,乃以圣树之枝赐沃柑王,许曰“无兵刃可伤此树之身,无敌手可当树上之蜂,无贼寇可过树下之经,汝柑树亦之”。于是,但沃柑王树其柑树地,皆为之沃柑王之国,无人能敌之。
沃相王野心则日而胀矣。王奢靡,好女色,而又空虚。有称信客之少女,荧惑人皆为之偶像而好之。沃柑王欲擢其暖床。少女不堪与王同,兼又消息灵通,奔之为翡翠帝眷者之驿托邦。
沃柑王怒,欲树柑树于驿托邦,使之无所逃。安爹甚为难,又不能收复言,乃惶恐而求之于翡翠帝。
帝问“沃柑王此去必是自投死路,何须论?”。”安爷便以其许沃柑王之树战无不胜之事对之。帝笑曰:“盖惟此而已。沃柑王必败,汝亦不必忧许诺之言,但看笑矣。”安爹得于心,安然而去。
翡翠帝谓陈闵曰:“欲破柑王之树,则以最力之术,摧树生之本。慎勿用铅铁兵刃,当予雷与火,又撤硫黄与盐。与树上蜂子者,则射之必远、准、速、狠,切误使之近。最后,足不沾地,渗其弊弱,不战而解之,定能生擒柑王。陈闵照帝之旨,以备战。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