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战略战术思想杂谈

整理自社群讨论,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暴力正面突破学说:先发制人,在远程单位的覆盖式饱和火力打击后,重装前线单位配合巨量无人机进行正面突破,并辅以强大的后勤保障能力和战场控制资源,乃至使用破坏性环境改造等方式,抺平战术上的不利条件。强调资源和生产力优势。远程单位以过饱合、大范围杀伤,弥补精度与射程的不足;前线单位普遍重防护、重火力下放。

控制圈体系学说:以战场控制圈为基础,通过支援单位和远程单位,在控制圈内制造信息单向全面透明区和环境控制区,发现即摧毁、发射即拦截。前线单位做为锋芒,逐步扩张控制圈,引导远程单位精确摧毁敌人关键节点。强调情报和技术优势。远程单位射程长、精度高、打击迅速;前线单位具有低可探测性、高机动性与隐蔽性;并要求能充分利用情报信息优势,在控制圈内控制环境、清扫残敌、化解攻击的辅助单位。

系统渗透学说:在强大的去中心化协同体系下,将武装力量化整为零,溶入敌人战区,破坏前线后方体系。充分利用伪装、干扰、欺诈诱骗等方式,破坏敌人作战指挥体系、信息和物流网络,制造混乱,并在可行条件下,俘获和充分利用敌人资源。

基础应用学说:认为目前技术水平不足以在战略层面保障以上三种学说的实际执行,现实环境中应当仍以传统战术为基础,在适当范围内吸收三种学说特点,以灵活运用。

相对应用学说(策略派):认为以上三种学说不能单独采用,所谓三选一冲突论,更是无稽之谈。军事力量应当兼备执行三种学说思想的能力及对应装备,能够根据现实条件灵活组编运用。

相对应用学说(技术派):与策略派类似,但认为军事力量应发展具有高度通用性的装备体系,而三个非不同的装备体系,以适应三种学说需要,能够进行快速转换。

军事恐怖主义理论:充分应用心理战策略和国际法的擦边球,在可行的范围内,尽可能对敌方成员效忠其军事力量制造心理压力,并迫使其选择与之对抗,用较少的资源起到“以打促变”之效。

有限抵抗理论:认为部分落后国家在遭到侵略时,若采取尽可能造成敌人伤亡的积及抵抗策略,不仅不能动摇其侵略战争意志,在侵略国的舆论策略下,反而还将助长其激进思想,导致遭受更具破坏性的战争手段,甚至还将在外交上处于被动地位。但另一方面,不抵抗策略也是不现实的,因此此类落后国家,应强调用利用有限抵抗,包括有策略的投降拖延时间,以期在外交上取得转机。

被动硬防护无用论:认为以装甲为代表的被动硬防护在应对过饱和火力打击并不经济,主张以主动防御、高机动性和隐蔽性提升单位生存能力。

星舰整体生存论和连续生存论:军用太空飞船防护设计的两个流派。前者主张保护功能完整性为前提的外防护,若外防护被完全突破,飞船功能完整性被破坏,则飞船也没有继续挽救的意义。而后者强调内防护,即在功能部分受损的情况下,仍能够发挥一定的战斗力,乃至争取修复机会。

星舰一次攻击论和持续攻击论:军用太空飞船战术与系统设计的两个流派。前者主张大规模太空战中,应该在双方距离较远、命中率较低的接近阶段(“海战模式阶段”)决出胜负,强调低艏向投影面,长有效射程、暴发输出高的艏向固定武器。后者主张决胜阶段应当是双方距离近、互相飞越频繁、母舰载艇已投入战斗的缠斗阶段(“星战模式阶段”),强调飞船高机动性,灵活和持续性强的移动武器,协调指挥能力。

很好的总结

1.暴力正面突破学说:大概只有天朝和欧陆喜欢,带嘤最多偶尔用一用。另外这套在地球以外局限性很大。

2.控制圈体系学说:大概天朝最喜欢,界碑直接当光棱塔。

3.系统渗透学说:以小搏大啥的,包皮最喜欢
4.相对应用学说:总体上没错的,前面三个都是战术层面,因地制宜即可,没必要拘泥于特定某一种。

4.军事恐怖主义理论:所谓“显戮”全世界PMC都喜欢,存在价值就是替大中流氓干这种不太体面的事情。

5.有限抵抗理论:客观来讲不是完全不能用。

6.被动硬防护无用论:要看具体技术设定,但是原则上确实是对的。。

7.星舰整体生存论和连续生存论:尽量通过多重冗余备份实现击中避免失去战斗力/机动性显然是对的,硬扛从来都是万不得已的选择。作战期间肯定全员穿宇航服,船体各功能模块肯定也有大量功能上的冗余备份,空间上都是至少准备三套,避免被一次攻击搞成单点失效环节。原教旨的整体生存论不存在。

8.星舰一次攻击论和持续攻击论:大舰巨炮和船与飞机而已。考虑到人类还没有自主掌握自由超光速航行技术,显然其实不存在船与飞机在两种不同介质中运动带来的机动性差距。对追求高大全、以同类为作战对象的大国主力舰队中,大舰巨炮主义原则上占据优势。次级势力需要短平快打政治仗的才会选择优先构筑后者。

N主义,Z主义和B主义:关于人类前线士久作用及其与AI与机械配合的理论。由于相关用词敏感,给予代称。
N主义认为人类士兵的主要作用在于偏精神、指挥层面。人类基层士兵在复杂环境下的基本认知决策能力是AI难以替代的,AI应着重提供必要的信息归纳和建议,解决大计算量重复劳动决策步骤,延伸和辅助人类士兵的思维能力。同时,N主义认为人类的身体结构,难以与更先进的、为战斗设计的AI与机器对抗,因此人类前线士兵应提升指挥素质,逐渐脱离近前线作战,在更安全的位置上发挥指挥作用。

Z主义认为人类士兵的主要作用在于偏身体和实操层面,自古以来是一种性价比高的军队基层组分,而作为指挥则充满不可控性。AI应尽可能进行基层指挥,并通过神经链接等方式,向人类士兵提供专业技巧乃至直接控制人类士兵,并结合人类士兵的本能和基础经验,发挥人类在训练、组织比机器制造维护的优势,起到比大量使用AI-机器人更高的性价比。Z主义主张结合生物改造手段和人机融合,不断发掘人类士兵在此方面的优势,并可能将AI与人类士兵在一定层面上物理结合。

B主义认为人类士兵的主要作用在于政治、宣传和人类感情方面,人类士兵无论在指挥还是实操上,都无法与AI机器人相提并论。但B主义又分为粉色B主义,认为这种情况是所谓“人性”;以及黑色B主义,认为这种情况是所谓“自作多情”。不过二者都强调在前线应该充分利用AI与机器人,人类士兵着重在于发挥道义选择、责任承担代表等方面。

@那柯 有什么用词敏感的?直接写啊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