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战略战术思想杂谈

整理自社群讨论,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暴力正面突破学说:先发制人,在远程单位的覆盖式饱和火力打击后,重装前线单位配合巨量无人机进行正面突破,并辅以强大的后勤保障能力和战场控制资源,乃至使用破坏性环境改造等方式,抺平战术上的不利条件。强调资源和生产力优势。远程单位以过饱合、大范围杀伤,弥补精度与射程的不足;前线单位普遍重防护、重火力下放。

控制圈体系学说:以战场控制圈为基础,通过支援单位和远程单位,在控制圈内制造信息单向全面透明区和环境控制区,发现即摧毁、发射即拦截。前线单位做为锋芒,逐步扩张控制圈,引导远程单位精确摧毁敌人关键节点。强调情报和技术优势。远程单位射程长、精度高、打击迅速;前线单位具有低可探测性、高机动性与隐蔽性;并要求能充分利用情报信息优势,在控制圈内控制环境、清扫残敌、化解攻击的辅助单位。

系统渗透学说:在强大的去中心化协同体系下,将武装力量化整为零,溶入敌人战区,破坏前线后方体系。充分利用伪装、干扰、欺诈诱骗等方式,破坏敌人作战指挥体系、信息和物流网络,制造混乱,并在可行条件下,俘获和充分利用敌人资源。

基础应用学说:认为目前技术水平不足以在战略层面保障以上三种学说的实际执行,现实环境中应当仍以传统战术为基础,在适当范围内吸收三种学说特点,以灵活运用。

相对应用学说(策略派):认为以上三种学说不能单独采用,所谓三选一冲突论,更是无稽之谈。军事力量应当兼备执行三种学说思想的能力及对应装备,能够根据现实条件灵活组编运用。

相对应用学说(技术派):与策略派类似,但认为军事力量应发展具有高度通用性的装备体系,而三个非不同的装备体系,以适应三种学说需要,能够进行快速转换。

军事恐怖主义理论:充分应用心理战策略和国际法的擦边球,在可行的范围内,尽可能对敌方成员效忠其军事力量制造心理压力,并迫使其选择与之对抗,用较少的资源起到“以打促变”之效。

有限抵抗理论:认为部分落后国家在遭到侵略时,若采取尽可能造成敌人伤亡的积及抵抗策略,不仅不能动摇其侵略战争意志,在侵略国的舆论策略下,反而还将助长其激进思想,导致遭受更具破坏性的战争手段,甚至还将在外交上处于被动地位。但另一方面,不抵抗策略也是不现实的,因此此类落后国家,应强调用利用有限抵抗,包括有策略的投降拖延时间,以期在外交上取得转机。

被动硬防护无用论:认为以装甲为代表的被动硬防护在应对过饱和火力打击并不经济,主张以主动防御、高机动性和隐蔽性提升单位生存能力。

星舰整体生存论和连续生存论:军用太空飞船防护设计的两个流派。前者主张保护功能完整性为前提的外防护,若外防护被完全突破,飞船功能完整性被破坏,则飞船也没有继续挽救的意义。而后者强调内防护,即在功能部分受损的情况下,仍能够发挥一定的战斗力,乃至争取修复机会。

星舰一次攻击论和持续攻击论:军用太空飞船战术与系统设计的两个流派。前者主张大规模太空战中,应该在双方距离较远、命中率较低的接近阶段(“海战模式阶段”)决出胜负,强调低艏向投影面,长有效射程、暴发输出高的艏向固定武器。后者主张决胜阶段应当是双方距离近、互相飞越频繁、母舰载艇已投入战斗的缠斗阶段(“星战模式阶段”),强调飞船高机动性,灵活和持续性强的移动武器,协调指挥能力。

很好的总结

1.暴力正面突破学说:大概只有天朝和欧陆喜欢,带嘤最多偶尔用一用。另外这套在地球以外局限性很大。

2.控制圈体系学说:大概天朝最喜欢,界碑直接当光棱塔。

3.系统渗透学说:以小搏大啥的,包皮最喜欢
4.相对应用学说:总体上没错的,前面三个都是战术层面,因地制宜即可,没必要拘泥于特定某一种。

4.军事恐怖主义理论:所谓“显戮”全世界PMC都喜欢,存在价值就是替大中流氓干这种不太体面的事情。

5.有限抵抗理论:客观来讲不是完全不能用。

6.被动硬防护无用论:要看具体技术设定,但是原则上确实是对的。。

7.星舰整体生存论和连续生存论:尽量通过多重冗余备份实现击中避免失去战斗力/机动性显然是对的,硬扛从来都是万不得已的选择。作战期间肯定全员穿宇航服,船体各功能模块肯定也有大量功能上的冗余备份,空间上都是至少准备三套,避免被一次攻击搞成单点失效环节。原教旨的整体生存论不存在。

8.星舰一次攻击论和持续攻击论:大舰巨炮和船与飞机而已。考虑到人类还没有自主掌握自由超光速航行技术,显然其实不存在船与飞机在两种不同介质中运动带来的机动性差距。对追求高大全、以同类为作战对象的大国主力舰队中,大舰巨炮主义原则上占据优势。次级势力需要短平快打政治仗的才会选择优先构筑后者。

N主义,Z主义和B主义:关于人类前线士久作用及其与AI与机械配合的理论。由于相关用词敏感,给予代称。
N主义认为人类士兵的主要作用在于偏精神、指挥层面。人类基层士兵在复杂环境下的基本认知决策能力是AI难以替代的,AI应着重提供必要的信息归纳和建议,解决大计算量重复劳动决策步骤,延伸和辅助人类士兵的思维能力。同时,N主义认为人类的身体结构,难以与更先进的、为战斗设计的AI与机器对抗,因此人类前线士兵应提升指挥素质,逐渐脱离近前线作战,在更安全的位置上发挥指挥作用。

Z主义认为人类士兵的主要作用在于偏身体和实操层面,自古以来是一种性价比高的军队基层组分,而作为指挥则充满不可控性。AI应尽可能进行基层指挥,并通过神经链接等方式,向人类士兵提供专业技巧乃至直接控制人类士兵,并结合人类士兵的本能和基础经验,发挥人类在训练、组织比机器制造维护的优势,起到比大量使用AI-机器人更高的性价比。Z主义主张结合生物改造手段和人机融合,不断发掘人类士兵在此方面的优势,并可能将AI与人类士兵在一定层面上物理结合。

B主义认为人类士兵的主要作用在于政治、宣传和人类感情方面,人类士兵无论在指挥还是实操上,都无法与AI机器人相提并论。但B主义又分为粉色B主义,认为这种情况是所谓“人性”;以及黑色B主义,认为这种情况是所谓“自作多情”。不过二者都强调在前线应该充分利用AI与机器人,人类士兵着重在于发挥道义选择、责任承担代表等方面。

@那柯 有什么用词敏感的?直接写啊

@庄比一些战略战术思想杂谈 中说:

@那柯 有什么用词敏感的?直接写啊

N是辣脆吧 人类至上,机器是人类肉身的延伸和生物脑的辅助

Z应该是ZERG 单一统合精神体遥控海量低智能工蜂,而且是吧肉身人类当冯诺依曼机,潜台词估计是生物脑无用论

B暂时没猜到

LS太强了

关于战列舰去存在化体系及相关理论
在早期设定中,战列舰被设计为几乎没有战术性能缺陷,在攻击、射程、防御和速度上具有绝对优势、在末日之战中负责相互毁灭的舰种。这也导致了战列舰“存在化”现像:寥寥几艘战列舰只要停靠在港内就能起到全部职能,即威慑作用;反言之,巨大成本和影响,也使战列舰几乎不可能用于常规用途。

战列舰去存在化即针对此问题,有意削弱了战列舰,并对体系做出了调整。主要包括:

削减单舰规模,增加数量
削弱实用射程,使之必须参于舰队协同作战,并能够被射程更远的要塞有效威胁
削弱防御力,使之在主要交战距离上,有被其它战列舰一次攻击即永久丧失战斗力的可能,迫使其阵位位于主要交战距离边缘,需更注重战术和舰队协同。该削弱对重型护航舰亦有效。
削弱速度和燃料储备。现在战列舰的设计速度通常仅为突击舰的1/6-1/3,并设计且只能执行一次有意义加减速机动,同时显著降低运行成本。也导致反先发制人预警成为可能。

总之,战列舰去存在化恢复了攻击过剩的经典体系,战列舰不再无脑式无敌,末日之战决胜的关键,在于整体战略战术策略。威慑体系的基础建立于列强整体实力均衡、敌友不确定性和先发制人劣势,而非战列舰的存在;尽管战列舰依然是实力均衡的一环。列强对战列舰的布署、调动常规化,战列舰的职能更加丰富。

@那柯一些战略战术思想杂谈 中说:

关于战列舰去存在化体系及相关理论
在早期设定中,战列舰被设计为几乎没有战术性能缺陷,在攻击、射程、防御和速度上具有绝对优势、在末日之战中负责相互毁灭的舰种。这也导致了战列舰“存在化”现像:寥寥几艘战列舰只要停靠在港内就能起到全部职庭,即威慑作用;反言之,巨大成本和影响,也使战列舰几乎不可能用于常规用途。

战列舰去存在化即针对此问题,有意削弱了战列舰,并对体系做出了调整。主要包括:

削减单舰规模,增加数量
削弱实用射程,使之必须参于舰队协同作战,并能够被射程更远的要塞有效威胁
削弱防御力,使之在主要交战距离上,有被其它战列舰一次攻击即永久丧失战斗力的可能,迫使其阵位位于主要交战距离边缘,需更注重战术和舰队协同。该削弱对重型护航舰亦有效。
削弱速度和燃料储备。现在战列舰的设计速度通常仅为突击舰的1/6-1/3,并设计且只能执行一次有意义加减速机动,同时显著降低运行成本。也导致反先发制人预警成为可能。

总之,战列舰去存在化恢复了攻击过剩的经典体系,战列舰不再无脑式无敌,末日之战决胜的关键,在于整体战略战术策略。威慑体系的基础建立于列强整体实力均衡、敌友不确定性和先发制人劣势,而非战列舰的存在;尽管战列舰依然是实力均衡的一环。列强对战列舰的布署、调动常规化,战列舰的职能更加丰富。

本来就不可能无脑式无敌,我没有这种设计理念的

相生相克才是宇宙之道

我好奇的是那总怎么还有社群

@冷卓嫣一些战略战术思想杂谈 中说:

我好奇的是那总怎么还有社群

那总的社群,23c流传已久的都市传说了

@庄比 ???就是23C社群啊

本层不更😠

@那柯 坐等楼上那颗老爷更新

说在前面,关于23世纪的步兵机甲(动力外骨骼装甲)和轻型载具机甲,虽然在实际情况中不做严格区分,但在设计中,二者的界线是独立动力-载荷控制系统。简而言之后者可以用一个游戏手柄控制独立运动,前者不行-依赖操作者的直接物理肢体动作。后者也因此完全不受操作者体能和运动技巧的限制,载荷、控制和持续作战能力更强。
虽然从科幻角度而言,还在采用这种步兵机甲相当落后,但23世纪步兵普遍的轻装化、相对较低的成本、还在大量装备纯化学能动能武器,因为电能武器电池太大,实际上反映了步兵机甲确实在采用这种设计。核心矛盾应该是23世纪的电池,仍不能满足兼顾步兵尺寸级小型化、防护能力、可靠性和成本的需求。恐怕本质还是平衡,防止步兵手撕机甲战车。

单兵机甲载具SSPAV(Single-Soldier Powered Armored Vehicle),俗称半载具半步兵机甲,是一种介与机甲化步兵与载具机甲之间的机甲式平台,以牺牲持续作战能力和防护为代价,装备能够最小型化的独立动力-载荷控制系统。主要特点是在不影响步兵的基本尺寸、隐蔽性和通过性的情况下,让步兵具有接近机甲载具的武装负载。但是,SSPAV实际上也同时牺牲了机甲化步兵的成本,和载具机甲持续战斗力和防护的关键优势。因而在当前主流体系中,SSPAV通常被认为比上不足,比下过剩,是比较鸡肋的。
但是SSPAV的一个关键导出理论特性是,可以以更少的人数实现通常步兵班的职能,一个SSPAV就可以替代一个战斗小组的基本功能。虽然这同时带来了成本的上升,但在需要限制班组人数的情况下,比如某些需要个人英雄主义开无双的小叙事艺术作品,某些特种作战,这个特性是值得利用的。
Screenshot_20211126_024403.jpg

关于防止坦克无敌化的限制条件:

  • 不允许坦克在不严重牺牲其它性能的情况下,拥有高通过和机动性(禁止浮空飞行坦克)
  • 轻载具/机甲有能够威胁坦克的武器
  • 不允许坦克有任意情况下最完全的感知和反应力(禁止全天候反干扰查打一体)

关于防止轻载具/机甲无敌化的限制条件:

  • 不允许轻载具/机甲能依靠机动性取代消及防护作用(消及防护有用)
  • 不允许轻载具/机甲的主动防御能力比坦克有显著优势
  • 不允许轻载具/机甲能覆盖步兵的通过性和隐蔽性

关于防止步兵无敌化的限制条件:

  • 不允许步兵拥有便携的远距离有效反坦克武器
  • 不允许步兵拥有任意情况下的隐蔽接敌能力(禁止全天候隐身)

关于防止远火无敌化的限制条件:

  • 不允许远火可以以极高成本优势过载近防系统/不允许远火使用“覆盖灭绝”(*利用杀伤范围和射速优势,制造全战场范围的不可生存区)
  • 能替代直接火力的瞬时火力打击系统(IFS)尚不成熟

“移动壑壕战”现像
“移动壑壕战”可以视为控制圈体系学说的极端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控制圈都连成了极端稳定的控制线,以致于产生巨大的防御方优势,进攻方突破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且极易被反制,迫使双方进入一种类似壑壕战的情况。
移动壑壕战要求以下条件:
(1)双方控制圈单位足够多,并连成了无缝隙无弱点的控制线。
(2)双方控制圈单位力量足够强大,可以有效反制渗透、饱和过载和控制权对抗。
(3)双方远程火力过剩,能以高性价比杀伤突破部队。
在上述三个条件成立后,即使进攻方一时间在控制线上打开了缺口,因为控制圈全向性的特性,其两翼也暴露在仍处于稳定控制状态的区域中,缺口宽度将严重受限,防御方可以较轻松地进行反击。

在设计中,二者的界线是独立动力-载荷控制系统。简而言之后者可以用一个游戏手柄控制独立运动,前者不行-依赖操作者的直接物理肢体动作。

脑机接口还是没有?

@23snowtiger 脑机接口在本世界线没有现今人们想的那么有用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