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行星生物图志

仅以此篇献予为探索星空而牺牲的无数人类先烈

我们于迦南行星附近发现了这封密卷,其表面残破不堪,看上去像是其上一任主人在离开迦南行星途中不小心将其遗失,我们分析了其表面的残缺文字得知,这是一份来自于21世纪中叶,以色列对迦南行星的探索刚开始时的信息档案。以下是我们对其中信息的翻译、补充与整理:

正文:
作者:特亨霍因
时间:二零二一年(数据已损坏)
地点:谷神星
前言:我们在这颗荒芜的矮行星上发现了令人惊叹的生物,显然,它们相互之间尚未有着较为密切的接触,尚未在物种的层面上相互联系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我们的探测器曾经在这颗小行星上发现过100多种氨基酸,但孕育生命实在是太令人震惊,在这种地方也可以孕育生命,那在其他地方或许也会有,但是,此前的勘探卫星及人造探测器都未有如此发现。

1.谷神蠕虫:
这是一种最大体长不足1mm的微型长条生物,通过对大量的生物样本进行分析得出其繁衍方式为断裂生殖,类似于地球上的涡虫。成体大小与幼体大小相差几近无异,当一个成体的体长达到约1mm左右,会自动触发其繁衍过程,成体将从前端往后约三分之二的的部位开始向内缢裂,最终完成生殖过程。我们推断,这是一种生物自保机制,通过最大限度地保留成体的营养部分以应对可能到来的危险。
注:我们并未发现它们的天敌,因此无法确定上述说法的准确性。
更新:我们似乎发现了它们的天敌,但是由于离开(数据已损坏)
有意思的是,它们的生命活动能量来源是行星本身含有的碳酸岩盐,通过对无机物的分解合成反应将无机物有机化从而为自己提供能量。其进食方式与地球上的原生物种蚯蚓极为相似,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它们经过的土壤或岩层的结构会变得极为松散,其上密布极其细微的小孔OIP-C.jpg 我们发现,谷神蠕虫的行动较为独立,其个体之间的联系可以认为是不存在的,但是在一些碳酸盐岩较为匮乏的地区,谷神蠕虫们会聚集起来,形成一个较为巨大的“独立个体”对于它们之间是如何统筹调节以正常地使这个体型近百倍于己的组合体进行运动觅食,我们毫无头绪,但是我们尚未发现体长超过10cm的组合体,预计其对人类将不会带来威胁
对于其起源,我们不认为谷神星上有条件可以促使生物进化到如此地步,我们于某陨石撞击产生的盆地附近发现有极为密集的孔洞,我们作出如下猜测:谷神蠕虫为外来物种,它们聚集在某颗陨石内部,随着陨石的撞击而来到谷神星,并且于此处发展壮大了自己的种族。但是由于设备不足,且年代久远,我们无法通过盆地偏向推测陨石的来处。
威胁性评估:极低/修改:未知
补充:有团队在地下城的外壳附近发现了直径近1km的空洞,但是其在之前建立地下城时未被发现。或许我们应该提醒迦南政府对此多加注意。
060828381f30e9247343e06f4b086e061c95f78d.jpg 这不可能是人造的,我们不认为走私分子会为了运输他们那少得可怜的东西而开辟一条如此宽阔的地下通道。实验室有学者认为这是谷神蠕虫的巨大组合体,但是目前尚无明确证据。——当地政府的一份地质报告
近日,已有多支工程建筑队于开辟连接地面与地下城的通道过程中失去消息,目前迦南政府已派出搜救对进行寻找,暂时未发现生还者。据可靠消息,往上的通路中间横穿一道直径500m左右的规则隧道,此前的地质勘探并未发现这条地下通道。 ——迦南晨间新闻

  1. 乌背虫:
    我们于谷神星的地表发现了大量“岩石”,在分析最近的卫星图片时,我们一致认为这是某种奇特的矿物,但是,我们发现它们其实是某种生物。
    对于段博士的生物观点,以下标本是最好证据,也能合理地解释为何这些“岩石”的大小出奇地一致。
    乌背虫体长约为20cm,宽度在7~8cm左右,全身表面覆盖甲壳,背部甲壳为黑色,腹部甲壳为棕黄色,6对足,足末端有爪,其腹面平坦,背面呈不规则隆起,头部有感光组织。
    我们将其命名为“乌背虫”,原因是其背部外骨骼的颜色呈现不正常的黑色,对其背部外骨骼的吸光率检测来我们震惊,我们推断其生命活动能量来源是太阳能,通过其背部高达吸光率98.58%的吸光物质以获取热能,通过与化能合成作用以获得有机物。
    目前为止,我们尚无法获取该类黑色物质,也无法保存其标本为生前模样,在对乌背虫采取液氮冷冻时,我们发现,一旦乌背虫失去活动能力,其背部甲壳会迅速褪色为棕黄色。314e251f95cad1c84fe705767a3e6709c93d5107.jpg 乌背虫的繁衍方式较为简单,通过自身排卵形成新个体,成年乌背虫一次性可排出约20枚卵,无交媾行为。由于这种类似于克隆的繁衍方式,我们认为幼体的形态特征将与成体完全一致。
    由于谷神星的公转周期较长,我们发现乌背虫会产生季节性迁徙现象,在一个公转周期内于谷神星南北两端进行移动,以获取更长的太阳光照射时间与更多的太阳能。
    对于其起源,我们同样不认为这是谷神星的原生物种,但是其生物特征表明其不可能是伴随着陨石而到来。对于这种将动物与植物融为一体的生物,我们认为这可能是某种先进的外星文明的产物,伴随着某些原因,它们降临于此。
    威胁性评估:较低
    备注:据一位实验人员透露,其肉质鲜美无比,现已将其开除。
    补充:如果你厌倦了已地球上的原生生物为食的日子,何不试试这款外星小猪罐头呢?我们采用迦南行星表面上的原生物种的肉来制作这款罐头,不必担心它的外形,我们向您保证,它们的外观与我们在地球上看见的粉嫩嫩的小猪无异,但是它们的肉质比其鲜美千倍,营养价值也更高,延年益寿,美容养颜,就靠它了! —— 大吉集团旗下某食品公司的广告标语
    真是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想要用这种恶心的生物制作罐头,一群以岩石和阳光为生的虫子能有什么营养。不知道那些吃下它的达官显贵们得知它们的真实面目后会有什么感受。——迦南行星上某食品生产车间副主任日记

3.曹氏葵:
在登陆场以西200km是UrvaraYalode盆地,其上覆盖有坚冰,我们分析冰面下可能存在有液态水,在一次钻冰调查时,连同采样器里土壤一同被送上来的还有一株通体透明的葵状物。
该样本无骨骼,呈圆柱形,体表具乳突,主体为圆柱体,高11.6cm,上半径3.2cm,下半径由于损缺而未知。考虑到其外形与地球原生物种海葵目的诸多物种相似,故而命名为葵。1f178a82b9014a9088b70e07a0773912b21beefb.jpg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我们到目前为止发现的唯二靠摄取有机物以维持生命活动的物种,在与水体样本各项性质相似的培养缸中,我们观察到其会挥舞诸多触手,流经其触手丛的液体中有机物含量减少了66.8%
对于其体型,我们目前手上仅有这么一件样本,故无法对该物种进行准确的体积估算。该样本于盆地边缘获得,该区域的液态水预测深度仅有1m,但在体积近1000立方米的培养缸中,该样本体积成长令我们震惊,可能是由于周边环境的空余空间导致其体型生受到压制。我们向盆地中央派出了一支探险队,他们将在盆地中央向冰面下开凿并派出潜水器以获取更多的样本及数据,我们估计当地液态水深度可能达到大约12km。目前尚无消息,预计将在7天后返回。我们的潜水器在UrvaraYalode盆地中失去了消息,最后的信息是:鑽夋不可逃离偿ζ¤头发ΉοΏ ½(信息缺失)65fb-hzmafvn6811030.jpg 很遗憾我们失去了他们的消息,为了纪念这些为探索未知,献身科学的科研人员们,我们以该科研小组的组长的姓对该生物命名,愿他们安息。
对于其起源,我们认为这是谷神星的原生物种。原因可参考第5种记录在册的生物。
威胁性:未知/有待商榷
补充:我们尝试在大盆地中派出潜水器,我也将跟随,这里可能存在的海底奇观,或许是不错的摄影素材。赞美耶和华! ——一名摄影师的最后日记
亲爱的妈妈,我们今天要在大盆地中央下潜,他们推测这底下可能有一些的可燃冰,或许能给我们立足尚浅的殖民地带来一些能源补充。相信我,我在地球上已经干过相似的事不下几百遍了,我一定会安全回来的。 你亲爱的儿子
。。。。。。
我的妈妈,我在下潜的过程中发现舷窗外有一些白色透明的像头发丝一样的东西在漂浮,我在冰岛工作这么久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我讲给他们听,他们并不相信。还好,一切顺利,可惜我们并没有发现有可燃冰的存在。 你亲爱的儿子
——两封潜水员的电子邮件

4.奥卡托藻:
我们于谷神星北半球的Occator盆地发现了该物种,它们体呈灰黑色,与谷神星上的岩石颜色相近,因此较难发现,同时,它们沿着岩石表面生长,如同一层膜覆盖于岩石表面,其厚度大约为1mm,但是面积理论上可以无穷大,整体呈不规则的形状。
我们对采集的标本研究发现,它们的能量来源为太阳能,通过它们体内所富含的灰黑色素,最大程度地吸收太阳光线,并通过由光线催化的化学反应,将谷神星丰富的碳酸盐岩分解并合成为有机物,本质上与地球上的植物的光合作用一致,但是原料,过程与产物却有着巨大区别。OIP-C (1).jpg 我们本以为这种生物是一种聚团生存的低级产生者,但是在之后的研究发现,这种生物似乎会对附近的非同一藻丛的同类采取一些富有侵略性的手段,例如生长至另外的奥卡托藻藻丛的表面以阻碍其获得阳光,抑或是通过改变生长方向包围另外的奥卡托藻藻丛,进而将其融为一体,进而扩大自己的体积。
或许把它们称之为单个生物的聚集体,或许称为单个生物更合适。目前,它们表现得较为安分,我们尝试将富含有机物的酒精溶液浸泡一片奥卡托藻,它们会自动聚团成球,并且表面会变得坚硬,整个过程需要大约5min。在实验完成之后,我们测量酒精溶液,发现其质量减轻了约11.2%,而那片奥卡托藻的体积也有略微生长,或许这也是一种双生生物,我们目前尚未得知。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在对一片奥卡托藻进行生物销毁时,它们体现出极为剧烈的反应,同样聚成一个类球体,并且朝着安全的区域前进,直到远离销毁区域至自身不会受到任何威胁为止。在使用高温清理时,奥卡托藻会极速聚成团,外壳变硬,在停止加热一段时间后会恢复原形,但是表现出更为强烈的侵略性。我们对这种现象感到恐惧,如果任其发展,之后这个谷神星可能会被其包裹,我们必须警告以色列政府,在正式派遣殖民者的同时对尚未成型的奥卡托藻进行清理,以绝后患。
对于其起源,我们趋向于认为奥卡托藻是外来物种,理由是我们未在谷神星原生物种中找到与之相近的微生物。在Occator盆地,我们发现了一块石碑,这块石碑的形状类似于一个水滴,其上有着模糊的字迹,通过飞船内自带的计算机进行翻译得:9E1C7D9A2希望417792A9D9FACCCB5逃149C26
威胁性:中~高/未知
补充:在Occator盆地,有着一片由藻类覆盖的土地,面积接近300平方千米。通过卫星照片,我们发现盆地中央有一个不太明显的突起,有点像是巨型火箭着陆器的残骸,现在诚招5名热衷于冒险的勇士驱车前往一探究竟,如果你渴望加入我们,请致电:xxxxxxxxxxxxxxxxx。——某地下论坛
我们测量边缘的藻类厚度,其厚度约为1mm,但是向中心前进1km后,其厚度居然飙升至1cm,据此,我们推断,在中心的奥卡托藻厚度可达30cm甚至更高。我们需要对其进行清理,实验表明高温灭杀极为有效,奥卡托藻会变为一块石头。目前,我们已经向迦南政府提出关于清理奥卡托藻的正式清理申请。——迦南某生物研究院

5.克拉肯:
在谷神星上,克拉肯是我们第一个发现的完全靠摄取有机物以维持生命活动的生物,命名为克拉肯只是因为它们挥舞着自己的触手(仅由一排细胞构成)以尽可能地获取有机物,与北欧神话中的深海巨妖的觅食方式相似。事实上,它们的体型非常小,由数十个或者数百个细胞组成,可以在岩石表面或者液态水中存活。OIP-C (2).jpg 同样的,目前为止,我们认为克拉肯是最有可能的谷神星的原生物种之一,它们的生物构成方式与谷神星的大部分低级生物相一致,也符合生物建模的结果。理论上克拉肯的体型可以无限延长,但是由于活动较为频繁,并且获得有机物量较少,所以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其体型的发展。在这里我们必须提一下曹氏葵(见3),我们发现它同样是由细胞构成的生物,但是它们的生命活动不及克拉肯之频繁,故而能量消耗较少,因此可以成长为大型生物。
我们经过讨论一致认为曹氏葵是由克拉肯进化而来的物种或者说是近亲。我们对其进行了DNA测序,发现其DNA序列与地球上极寒地区的某些细菌有着较高程度的重合,但是很明显,在我们登上这颗星球前,地球上的生物是不可能来到这里的,因此,我们不得不停下脚步并赞叹生命的奇妙。
它们的繁殖方式也较为奇特,通过自身某一触手的断裂,断裂触手会自行发展出一个中央体,并且开始由中心体向四周伸出新生触手,该物种明显掌握了细胞分化的技能,整体由中央体,触蒂,触尖及流道组成。
在Ernutet盆地,我们发现了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克拉肯遗骸,根据碳14测年法,该遗骸是1.47亿年前产生的。但是在这接近1.5亿年里,这种生物为何没有进一步进化为更高级的生物,我们目前尚不可知,有可能是由于谷神星的自然环境过于恶劣。对于曹氏葵,我们一致认为该物种是由液态水中的克拉肯进化而来,但是我们目前没有足够的标本及信息支撑这一猜想。
威胁性:极低/
补充:目前,已有3人由于直接饮用未经净化的行星表面液态水而导致脑部感染,目前仍在进行救治。在此劝诫各位迦南行星公民:请通过正确的途径来实现自己与宇宙的连接,不要尝试已被警告过的行为。——迦南卫生部宣

6.全体微生物:
我们在此单开一段以总结谷神星上的已发现的微生物们,我们于谷神星上发现了5种不同的微生物,它们的单位构成与克拉肯相同,皆为细胞结构。虽然它们的外型有着较大区别,但是无一不例外地都是依靠太阳能来获得生命活动的能量,并且他们的DNA序列都有较多相似的部分。
在谷神星的赤道区域,我们发现这里的微生物会表现得更为活跃,对于诸如热刺激,电刺激,光刺激及化学刺激会有更多的反应,并且反应更为迅速。但是在两极地区,我们找到了反应较为迟缓的微生物,它们对以上各种刺激的反应速度较为迟缓,同时反应程度也不及赤道地区的微生物剧烈,但是它们对于各种极端环境更为适应,在同样的极低温弱光强情况下,极地地区微生物会有更大的存活几率。这显然是达尔文进化论在不同星球的具体体现,通过向着不同区域的进化,不同地区的同种物种进化成了不同的模样。
它们是谷神星的原生物种,对于环境的改变总体而言较为敏感,在一定程度改造过的实验室环境中,各种不同的微生物均体现出不同程度的活动迟缓现象,并且对外界的刺激表现也有一定程度的改变。我们改变了大气成分,温度,甚至人为地创造了一些振动,以上情况均对这些原生物种有着上述影响。这是脆弱而又美好的一番景象,但是当人类的殖民飞船到达此处时,人类的活动会对这些生命的奇迹造成怎么样的影响,啊,我们不敢想象。
零挞馁眷喵赖鹜绵鹜其蓉生馁笆节胨鹜绵柢笪毕轶笫逖馁锞==
星空美好,愿生命长存。
威胁性:(空)

我们感谢为收集并保留迦南行星生物信息的先辈们,人类的飞船如今已经飞向更为浩瀚的星空,但是对于原生生物的思考已经被抛弃了太久,我们只一昧地追求人类自身的发展,对于原生生物的处境担忧行为却被嘲笑为圣母行为。倘若有朝一日,黑暗边界中出现了更为高级的生命体,它们强大到可以轻松碾碎人类,我们或许会祈求它们的原谅,它们会不会也像人类之于异星微生物一样漠视我们。
深邃黑暗的森林里,我们仍需保留怜悯。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是我们之于野兽的不同。
风信子号船长

火星盖亚化60年代才开始,以色列最早收本最早版本也要22世纪20年代,21世纪中叶哪来的走私分子、迦南政府?
21世纪末火星发现原生质试都当成宝,23世纪列强对微生物技术的监管力度严格到搭个啤酒发酵罐都要生物审批和检查,说啥观注微生物是圣母呐?

@Tehenhauin 时间线的确需要校正一下,建议看看两百年历史

This post is deleted!

挺有意思 转正不?

This post is deleted!
This post is deleted!

@那柯迦南行星生物图志 中说:

火星盖亚化60年代才开始,以色列最早收本最早版本也要22世纪20年代,21世纪中叶哪来的走私分子、迦南政府?21世纪末火星发现原生质试都当成宝,23世纪列强对微生物技术的监管力度严格到搭个啤酒发酵罐都要生物审批和检查,说啥观注微生物是圣母呐?

黑体字的补充材料是23世纪发现这个生物图志的船长做的补充,并非考察队的做补充💫 。可能是我表述不清晰吧

@庄比 黑色加粗字体的补充是23ad时期的人作的补充,非加粗字体为正文

@那柯
新补充:在之前的设定中没有关于太阳系内除欧罗巴(木卫二)外有多细胞地外生物的报告,特别是之前已经拒绝了一份有关可以感染人类的地外微生物的设定。注意23世纪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体系的发达及重要性,包括之前所提对微生物工业的严格监管,此类设定将对具有较大的影响。

@那柯迦南行星生物图志 中说:

@那柯
新补充:在之前的设定中没有关于太阳系内除欧罗巴(木卫二)外有多细胞地外生物的报告,特别是之前已经拒绝了一份有关可以感染人类的地外微生物的设定。注意23世纪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体系的发达及重要性,包括之前所提对微生物工业的严格监管,此类设定将对具有较大的影响。

讲真 规矩是人定的 也是人执行的。。。。。

@那柯 对同人创作没必要那么严苛,适度释放想象力是没问题的。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