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品】斯拉夫人两个世纪的复国理想要实现了?

(本文为笔者模仿原作者风格所作,不代表官方设定)
今天是2237年7月11日,都会社北京、华盛顿、布鲁塞尔、伦敦、斯拉夫格勒、新特拉维夫及第四世界
替代文字
7月9日清晨的巴伦支海附近的摩尔曼斯克港,一艘属于斯拉夫的白星-9型空中战舰正在缓缓驶出机库,舰上搭载着200名全副武装的斯拉夫空降兵和许多重型武器,准备前往喀山支援正在那里和欧罗巴大陆武装激烈交火的复国主义武装。这是斯拉夫武器库中少有的能够强行突破欧洲大陆“拉赫尔兹”防御系统的武器。力大砖飞一直是斯拉夫人的武器设计理念,厚重的金属设计风格从苏联时代开始就深深地刻在斯拉夫人的血脉里,粗犷的工业美学带来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图片来源:星际公民

1/近日,持续了两个月的伪“新俄罗斯共和国”与欧罗巴大陆武装的武装冲突仍在继续,复国主义武装组织“俄罗斯荣耀”(великая слава россии)在原俄罗斯加盟邦多个大城市与欧罗巴大陆武装展开激烈交火。截止目前,除伪新俄首都,原俄罗斯加盟邦首府莫斯科以外,俄荣还控制了加盟邦超过60%的土地,并开始向波罗的海进发。伤亡人数仍未明确,据估计可能已经达数万。
欧罗巴总统希斯奥内在近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一切破坏欧罗巴大一统的举动都是分裂国家的犯罪行为。大陆武装将尽全力维护合众国的安定与统一。”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美联,斯拉夫和英联邦三大国均公开表示支持俄罗斯复国,后两者给予了俄荣大量支持,逃亡至该三国的“受迫害”斯拉夫人将被给予政治庇护。对此,欧罗巴方面对三国粗暴干涉内政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一再强调“欧罗巴的统一是维持和平现状的前提和底线”。日耳曼尼亚当局也激活了分布于整个欧洲海岸线的“拉赫尔兹”防御系统(陆基阵列式高能激光武器防御系统,LAHELDS)严阵以待。
中国外交部长段林菀在今天上午的发言中称,“中国对欧罗巴斯拉夫人的处境深表同情”,对复国主义者发动的武装行动并未表态,但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罗巴应当反思自己的民族政策,“关于这一点中国已有前车之鉴”。
2/总理李衡芷已于10日抵达火星驿拓邦,正式开启对驿宁共和国为期七天的国事访问,驿宁第二任执政官张天纵与驿宁第一夫人王璐亲自前往太空港迎接。今日上午,双方在驿拓邦中央议事厅进行了第一次洽谈,内容包括驿宁被中国重新接纳为行政区的可能性,以及回归后其政治地位为何等。对于张天纵提出的“恢复原有的殖民地体制”的提议,李总理表示“此举过于激进和轻率”,“需要再做进一步的商议。”
驿宁独立距今已有二十多年,独立之时国父陈闵曾信心满满地规划出了这个独立国家的美好蓝图,并在2222年将首都迁至火星驿拓邦,希望能在这个红色的世界开创出一片新的天地。然而,接下来事件的发展并没有如驿宁人所愿,进入23世纪20年代中晚期,驿拓邦犯罪数量激增,暴力、非法持有武器、毒品与性交易频频发生,众多企业将公司注册地设在驿宁以逃过国内严苛的税务监管的事件屡见不鲜。此外,2218年10月2日的天匪入侵、2219年与波塞冬尼亚的战争,2221年8月11日的炮击事件至今是驿宁头顶挥之不去的阴影,2231年3月7日的大规模匪帮入侵甚至还是靠着附近的中国殖民地静戎,宣德、广信和海康给予支援才得以惨胜,连深受爱戴的国父陈闵也在三七事件中身受重伤,被迫辞去执政官职位。大量公民自此对共和国失去信心,开始怀念起殖民时代的美好时光——至少,匪帮不敢轻易入侵六国集团的殖民地。
据当地社交网络上的一份匿名投票显示,有44%的驿宁公民支持“回归祖国并恢复原有体制”,38%支持“回归祖国但作为一个高度自治的政治实体”(类似20世纪的英国自治领),仅有7%不支持回归。
【东总解读】
显而易见,欧罗巴的民族政策是完全失败的。奴化教育与强硬的文化阉割只能换来被压迫民族更加激烈的反抗。这一点,三百年前的中国东北人已经深有体会。现在三大国都已经明确支持俄罗斯复国,另外两个选择置身事外,欧洲大陆的统一伟业恐怕是永远也无法实现了。
记得1873年,法国作家都德曾创作了一部名为《月曜故事》的小说集,以在普法战争惨败的法国为背景,其中有一篇名为《最后一课》的短篇小说。讲述了普鲁士统治者规定被法国割让的阿尔萨斯和洛林只许教德语,不许再教法语。这与欧洲大陆的去斯拉夫化政策简直如出一辙。“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不论异族的统治多么严酷,这个民族的人民怎样被分离,民族的精神文化随时可以把他们团结到一起来。侵略者只能奴役其身,不能奴役其心。文中还用诙谐的语言“他们该不会强迫这些鸽子也用德国话唱歌吧?”嘲讽普鲁士当局。可悲的是,三百五十多年后,曾经被压迫的法兰西人用相同的办法对待同样是战败者的斯拉夫人。
或许,这就是“屠龙者终成恶龙”吧。
至于驿宁回归,你可以说这是发展的必然方向,也可以说是驿宁人民务实的选择。毕竟当年他们是头脑一热就糊里糊涂地选择独立了,根本没有想过独立后要怎么发展这个国家。在太阳系的每一寸土地几乎都被六国集团控制的前提下,原本的南方国家想来分一杯羹就已经是难上加难,更别提新兴的国家了。好在,从独立到如今,驿宁管理层内就一直有中国政府和超企的身影,加之只有20年的历史,人民尚未彻底切断与中国的情感联系,想要回归阻力不会太大。
现在的驿宁就像是离家出走的孩子,在外面漂泊了二十多年后,终于要回家了。

欧罗巴在23世纪普遍民族文化认同非常稳固的主要国家之中,确实算是一个比较怪异的例外。但无论如何,欧罗巴确实成功地在文化认同缺乏下,维持了长期的相对稳定和繁荣。这或许得益于欧罗巴将文化认同与国家一体认同分离的古怪理念。这也让人联想起同样被认为缺乏文化认同基础的“小行星带“民族”主义”、“太空殖民地“民族”主义”思潮。
不得不说,自21世纪的大右转以采,不基于强文化认同的共同体,就一直在“逆潮流而动”。但在另一方面,基于先进的社会科学理论应用,或许文化认同,真的将不再是共同体存续的必要条件?这点很早就被广泛讨论:

“…欧洲就注定不可能靠传统的方式,联合成为一个所谓的欧洲民族国家。我并不否认自东欧战争以来,欧洲大陆确实看似更紧密地团结在了一起,但我要强调的是,这种表面上的团结,并没有摆脱它自欧盟一脉相承的松散本质,它并不能从文化认同方面多提供那怕一丝的向心力,仅能靠者可怜的大欧洲理论和基督教,来维持一下表面上的尊严。

那些欧洲精英们对此心知肚明,事实上,新欧洲语计划[1]正体现了他们一个充满野心的图景:设计和创造一个“民族之上的统一欧洲”。这完全是被“先进社会科会学”武装欧洲精英们,从头设计和建造的新世界。他们正在实行一个充满“魄力”[2]的壮举:建立一个没有紧密认同的紧密共同体。”

摘自《虚伪的统一之下:欧罗巴共和国的伤痕》,2104。 作者为著名单一民族论、文化战争论者,英藉华人张奇实。张奇实是最早主张系统支持斯拉夫复国运动的外国学者之一,以主张欧罗巴再分裂论而名声在外。此人在中普遍评价不佳,却受到英国和斯拉夫的广泛欢迎。

注[1]:即新拉丁语计划,在保留加盟邦语言日常使用的情况下,推行简化的拉丁语做为官方语言。
[2]:带贬意。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