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舰队决战发生前 不存在有效的对地打击

在舰队决战发生后 残余战列舰需要和广义地基防御设施再进行地月攻防战 其间不存在有效的对地打击
如果战列胜出 则其有能力对地打击(但基本并不需要这么做,这种情况基本可以使对方投降)
(by 那总)

一切服务于平衡和多元,如果不能做到平衡和多元,就想办法做到
你对地打击次数越多,锁定你的攻击元就更容易
然后就是从星球背面射过来的
总之思路就是,地表被打击,你就会被来自四面八方的东西揍
(by 伽侬)

1.全球化的“奇观”行星护盾
2.近太空拦截100%成功率
3.对地武器对空战斗率为0,故舰队决战前不会有对地攻击
(by 设定者sophia)

这是已经确定的么?目前来看,除非在攻击半径之外进行拦截,否则战列舰等级的武器还是能直接进行对地打击的,例如高速动能武器和激光武器还是较难被拦截的

@黑泽尔在舰队决战发生前 不存在有效的对地打击 中说:

这是已经确定的么?目前来看,除非在攻击半径之外进行拦截,否则战列舰等级的武器还是能直接进行对地打击的,例如高速动能武器和激光武器还是较难被拦截的

可以斟酌

对小行星,要么以完全毁灭为目的,“对地打击”恐怕非常简单。如果只是围困逼降,那有充足储备品和被动防御设施的据点又可能非常难。特别是考虑隔绝对方发出求援通信基本不可能

@23snowtiger 现在看来就没有几个能完全自持的小行星和太空城...

如果驿宁被围困怎么办?要考虑食品应急自持能力么?
被围困?如果中国的救兵没能及时到那可以考虑直接投降了。

而且围困方也不是只有被动围困和完全毁灭两种极端选择,如果被围困方已经丧失了反击手段的话就和靶子无异了,围困方有丰富的精准点艹手段可用。
以地制空,十防九空

注:这个论调是结果出发的,主要是避免存在列强不打舰队决战而是直接准备相互毁灭的可能性,以确保23AD的战略平衡模式是19世纪而非21世纪式的以符合世界观。

@那柯在舰队决战发生前 不存在有效的对地打击 中说:

注:这个论调是结果出发的,主要是避免存在列强不打舰队决战而是直接准备相互毁灭的可能性,以确保23AD的战略平衡模式是19世纪而非21世纪式的以符合世界观。

WMD技术上就算可以 成本上也不划算
主要势力之间MAD战策肯定不会再来了,个别边缘特殊环境或许有点例外

@那柯在舰队决战发生前 不存在有效的对地打击 中说:

@23snowtiger 现在看来就没有几个能完全自持的小行星和太空城...

如果驿宁被围困怎么办?要考虑食品应急自持能力么?
被围困?如果中国的救兵没能及时到那可以考虑直接投降了。

而且围困方也不是只有被动围困和完全毁灭两种极端选择,如果被围困方已经丧失了反击手段的话就和靶子无异了,围困方有丰富的精准点艹手段可用。
以地制空,十防九空

太空中不一样,只有大船小船的区别,没有船和飞机的区别
地球海军史上硬吃要塞的舰队没几个讨得便宜

@23snowtiger 以地制空十防九空的根本原因,在于飞行器的维度和速度优势带来的主动性。太空中“没有飞机和船之分”指的是都可以三维移动,速度和机动性没有量级差的飞船。而大多数大型要塞和小行星相对飞船而言机动性是可以忽略的,所以这种优势是存在的,主动权在飞船一方。要塞的有效射程也不至于跨半个太阳系,飞船封锁没必要像正面怼马其诺一样冲进要塞射程里。当然如果飞船要实际威胁要塞还是要打一架的,不然只能丢动能弹恶心一样。但如果要塞被打到或者本身废啦到威胁不到飞船(比如驿宁),那是不太可能靠防御武器有效阻挡飞船的攻击,特别是激光的。这时候就是所谓

“(皇家海军)可以在老旧的岸炮射程外一边观光一边把阵地轰的七零八落”(费希尔,大意,指英埃战争炮击亚历山大港)

的场景了

@那柯 船和要塞的区别无非是机动性量变罢了,还谈不上质变,或者吧要塞理解成武装无动力(弱动力)趸船。在同样的预算约束下,不考虑或者极少的考虑引擎,要塞能够装备的传感器和武器肯定比船强。先敌发现/打击前提下,要塞想输都有难度。更何况真空环境带来的通视距离极大扩张,舰队对要塞实施战略突袭还要再加一层难度

@23snowtiger 简单来说在目前的23AD空间战设计中,武器火力普遍过剩,的相对有效射程都比较长,收到观测数据,到最快的激光攻击抵达(注:制导武器对防护完善的目标的作用比较有限)具有数秒的绝对时间差,攻击方需要与防御方方进行路径预估博弈,换句话说就是摸奖。在此期间,防御方机动性越高,“分母”越大,可能在攻击抵达时就跑出十万八千里外了,而静止目标就基本等于打靶。所以机动性对生存能力是一种质变性的影响。要塞的优势更多地建立在其威胁飞船的距离远大于飞船可以威胁自身的距离的基础上,如果这种优势不再具备,要塞就是比较简单的目标。
另外一方面,由于要塞的位置基本是固定的,事实上反而是飞船先敌“发现”,具有一开始的主动权,比如可以用无限射程(但作用同样有限)的动能武器恶心要塞,也可以很轻松地躲在要塞的射程以外。和永备工事一样,要塞的优势只在于其作用(射程)范围以内,主动权始终在飞船手中。

@那柯 激光之类定向能武器终点效应太差,小行星要塞外面裹一层掺了碳黑的冰就能解决掉
小行星在尺寸远大于战舰的前提下,武器一样能搞中轴内置主炮,加速轨道肯定比战舰长,传感器同理口径更大
除非能搞定热隐身,或者直接开虫洞点对点跳跃省略中途航渡,否则战舰想达成进攻突然性非常难,这两个现在都没有设定吧

@23snowtiger
不要小看激光武器的威力!

激光武器通过发射激光束造成毁伤。23世纪的激光武器主要包括高频率的电离激光和低频率的热激光两个方向。电离激光具有强大的穿透性和极高的能量密度,通常以脉冲形式作为正规军用飞船主要的反舰武器。高强度的电离激光依赖等离子透镜等先进技术,成本高昂。热激光通常以照射武器形式设置,是高效而通用的武器,同时也较易防御。
战列舰装备的一般是大功率阵列集成脉冲激光炮,波段范围在硬X射线到伽马射线之间。根据不同的设定版本,折算持续输出功率当量在万吨到十亿吨TNT每分钟左右。在这种能量密度和频段上,可以迅速穿透、电离和等离子化绝大多数材料,乃至引发小规模核聚变。即使只吸收了很少一部分,快速等离子化产生的冲击以及高温都会造成致命的爆炸性破坏-电离激光一的穿孔和层裂效应反而变的次要了。而防御低频激光的高密度材料反而会吸收更多攻击 。

动能武器方面,要清楚23AD的飞船在护盾和避障系统加持下是敢开到百分之一光速的。要能威胁这种飞船,动能弹体得在够小的前提下达到更高的速度。基于小行星的尺度和黑科技这并不是没有可能,但高加速度意味着弹体将无法配备有效的制导和机动设备,完全依靠直线弹道。之前提到,飞船的机动空间很大,太空也很空旷,即使大量弹幕,边很难保证命中率,只能起到一种干扰和限制的效果。

动能发射器:动能发射器利用电磁加速等方式发射动能投射体以造成毁伤。由于飞船的动能发射距离有限,船载动能发射器发射的投射体一般很难达到较快的速度,因而难以对护盾和机动良好的飞船构成威胁。但是在空间环境中投射体会一直维持速度,因此动能发射器对于固定目标而言是一种非常理想的武器。此外动能发射器也可以通过发射大量干扰投射体以干扰敌方飞船活动或躲避敌方攻击。
运载体武器:运载体武器又称导弹,是一类是携带弹头、自推进、有制导能力的运载器。由于空间环境无法产生冲击波,所以爆炸性弹头的运载体武器一般必须直接命中才能造成伤害。爆炸性弹头的运载体武器携带等离子、聚变弹乃至反物质弹头,少数命中即可摧毁目标。此外也有一些运载体武器携带特殊弹头。自推进动能弹是专门携带动能弹头的运载体武器,俗称鱼雷。自推进动能弹通常携带大量子弹头,可以加速到极高的速度,可以像动能发射器的投射体一样有效破坏固定目标,也可以直接破坏星舰,或制造一个“弹幕封锁区”限制敌方飞船行动。

@23snowtiger 之前提到了,飞船封锁要塞不需要这种突然性,就算有突然性,没摸进自身射程范围也是被吊着打;没有突然性,待在要塞射程外要塞也只能干瞪眼。

我是认为23c舰船要攻打要塞是十分困难以及必须耗费极高战损才做得到的,在22世纪历史里也提到了,一超战中一支舰队围攻以色列的拉宾要塞,90%战损率情况下还是吃不下后者。

@那柯在舰队决战发生前 不存在有效的对地打击 中说:

@23snowtiger 之前提到了,飞船封锁要塞不需要这种突然性,就算有突然性,没摸进自身射程范围也是被吊着打;没有突然性,待在要塞射程外要塞也只能干瞪眼。

要塞作为防守方干瞪眼是无所谓的,而舰队作为进攻方你不靠近就无法完成攻势,就算你射程能长到躲在要塞打不到的位置攻击,这也是很低效单一的进攻手段,对防守方来说有无数种方式化解掉。

@庄比 核心观点是,对完善的要塞和小行星的直接破坏是困难的,但围困或者战略迂回反而是相对容易的。而且要塞的优势主要建立在其攻击武器而非防御系统上,如果像驿宁这种进攻性武器落后乃至缺乏(或者最早讨论中假设的,已经被摧毁情况)的要塞或小行星,被动防御设施对于飞船而言是极为被动的。

@23snowtiger在舰队决战发生前 不存在有效的对地打击 中说:

对小行星,要么以完全毁灭为目的,“对地打击”恐怕非常简单。如果只是围困逼降,那有充足储备品和被动防御设施的据点又可能非常难。特别是考虑隔绝对方发出求援通信基本不可能
与这种观点相反。

这也推导出了最开始的观点:在完成决战前,飞船对完善的要塞目标而言不太可能产生有效威胁,即使要塞不能保证被动防御系统滴水不漏-因为事实上要塞的攻击性武器把飞船绝大多数有效的武器挡在了有效射程之外。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飞船和要塞何方掌握战斗(战术)上的主动权?个人认为还是具有机动性优势的飞船方。但即使这样,飞船方还是会因为长时间围困要塞而牵制大量兵力,甚至被迫以及高的代价硬吃要塞,使战略上的主动权就倒向要塞一方,形成了战略上的飞船-要塞平衡。

@那柯 驿宁是特例,太多暴露在表面的累赘了。如果一颗镍铁小行星,内部掏空储备足够的物资,外壳与结构再修修补补一下消除弱点,再在表面设置一定量的武器。想使用舰载武器强行破开防御进行登陆清剿又保留大部分内部有价值区域是非常困难的。
当然,动能弹直接击穿破坏结构或者钻地核弹炸碎这种,技术上也许可以做到,但是政治经济上就划不来了

核心观点还是:飞船和要塞的战略地位是相对平等的;对于正常武装的要塞,破坏是困难的,围困是容易的;对于只有被动防御的要塞,一切都是相对容易的。

@23snowtiger在舰队决战发生前 不存在有效的对地打击 中说:

@那柯 驿宁是特例,太多暴露在表面的累赘了。如果一颗镍铁小行星,内部掏空储备足够的物资,外壳与结构再修修补补一下消除弱点,再在表面设置一定量的武器。想使用舰载武器强行破开防御进行登陆清剿又保留大部分内部有价值区域是非常困难的。
当然,动能弹直接击穿破坏结构或者钻地核弹炸碎这种,技术上也许可以做到,但是政治经济上就划不来了

对两个方面进行解释:

登陆方面,如果防御包括了攻击武器,“用舰载武器强行破开防御进行登陆清剿”几乎是不现实的,原因已经解释过了,飞船摸不进能威胁要塞的距离,要塞的攻击武器射程可以吊打试图对地攻击的飞船,更别说登陆了。
如果防御武器单指被动防御的话,“强行破开防御登陆”确实存在很大的困难,但实际上不赶那么点时间的话,飞船、轨道轰炸可以点艹完大多数被动防御设施在内的东西,虽然说登陆多少还是风险重重,但这种风险是计划内的。

毁灭方面,在理想状态下是技术可行的,对于驿宁大小的目标也是相对还算经济的,但前提是对面座着挨炸的理想情况:现实情况下,老生常谈,飞船摸不进能威胁要塞的距离

对于驿宁的问题,天匪事件中,两枚自推进动能弹本身都没有突破驿宁的防御,但为拦截两枚动能弹,驿宁调集力量导致的火力缺口,使天匪有了突击登陆的空间。虽然例子可能不太典型,但还是可以看出致命点的来源是攻击而非防御。如果驿宁能把天匪挡在射程之外的话,即使防御相对比较拉夸也不会产生这种程度后果(当然只是指战略层面上,减少连带损失方面防御还是非常必要的)一昧加强被动防御不是一种好的出路。

Log in to reply